最新最快储能新闻
太阳能光伏网

欧洲能源危机暂缓,对中国光储强劲需求没有消失

俄乌冲突之后,欧洲能源价格的飙涨一度推升了对光伏等新能源产品的强力需求,拉动中国光伏及储能出口激增。如今,欧洲的天然气等能源价格回落,能源危机缓解,这会令光伏等产品的强劲需求消失吗?

正在举办的国际太阳能光伏与智慧能源大会(SNEC)期间,记者采访了数家光伏和储能企业的业务负责人。欧洲是中国光伏产品最大出口地,他们对新能源的出口预期给予了积极反馈。欧洲民众对于能源短缺的记忆会长久的留下来,欧盟降低碳排放的需求会长期存在,这两点都会支撑中国光伏和储能产品的出口。

“至少管三到五年”

“过完年以后,从我们的订单需求、询价,以及合作客户的反馈来看,都是呈现增长的。”协鑫集成储能业务平台副总经理程珏对记者说。

协鑫集成此前一直将产自合肥等地的光伏组件出售给其欧洲的客户,从今年开始,这家公司开始挖掘欧洲的储能市场。“从订单量来说,今年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翻了两番。”程珏说。

储能设施可以将家庭光伏系统所发的电力储存起来,以备不时之需。协鑫集成在欧洲的储能设备集中于户用产品,他当下感受到的旺盛需求并非孤例。

在光伏峰会期间,记者走访了数家重要的新能源企业,它们对欧洲储能市场的反馈均积极乐观。阳光电源没有在今年的首季财报中披露欧洲的情况,但熟悉储能业务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,今年该公司接连拿下了数个欧洲储能大单。

欧洲对于中国光伏产品的旺盛需求同样延续了下来。

来自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,去年中国出口到全球各地的光伏均有所增长,而以欧洲市场增长尤快,同比增长超过100%。部分企业比如晶科能源2022年的欧洲销售增长了162%。

海关数据显示,今前三个月我国对欧洲光伏产品出口68.35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3%。这一增长数据较俄乌冲突爆发、天然气价格飙涨的2022年有所回落,但仍然维持了两位数。

目前欧洲的能源危机已经得到了极大的缓解,今年欧洲的天然气价格已经渐渐回落。今年第一季度的光伏及储能出口增长情况,也许预示着未来欧洲还会维持相对较高的光储产品需求。

“绝对可以持续下去,至少管三到五年。”程珏评价说,欧洲许多国家在2030年前都要逐步取代传统能源,即便俄乌冲突结束,对于储能的需求还会长期存在。

欧洲经济的火车头是德国,它是中国企业开拓欧洲市场的重点。此前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等外部能源的依赖超过法国等国,因此当天然气供应链条断裂的时候,德国的居民深切感受到了能源短缺的困境。它也是中国光伏和储能出口的主要欧洲国家。

今年上半年,除了重视德国市场,协鑫集成也开拓了荷兰和比利时市场。“三季度和四季度会从西班牙、英国等国家着手。”据程珏介绍,同样的储能产品,国内企业出口到欧洲市场的价格比国内高两成左右。

如果说有什么因素阻碍了中国光伏和储能产品对欧洲的出口,它既不是中国的制造能力,也不是漫长的海运周期和一度高昂的集装箱价格。据部分光伏企业对介绍,由于前期光伏和储能产品需求爆火,欧洲部分国家具备户用光储安装资质的电工出现了短缺,一些家庭需要排队很长时间的才能等到电工上门。

共同的挑战

“从全球空间格局来看,欧洲能源价格上升,带动户用光伏需求迅速增长,预计欧洲光伏今年将保持40%的高增长速度。2025年,欧洲光伏装机累计将超过320GW,到2030年将达到1TW以上。”在SNEC开幕式上,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表示。

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近年大火,是一个全球化的现象。朱共山预计今年全世界光伏新增装机将在350GW左右,明年累计装机量很可能将超过水电,2026年将超过天然气,2027年将超过煤炭成为第一大能源。

中国的光伏装机量激增。去年的八月份,中国光伏发电装机首次超越风电,今年3月底光伏累计装机量又超越了水电,成为新能源“老大”、全国第二大电源。

中国和欧洲都在大力推进新能源的转型,这一进程中,中欧面临的重大问题也有相似之处,比如应对光伏等新能源对既有电网系统的冲击。

传统的电力系统面对的是煤炭或者天然气发电,过程更加可控、预测和计划。而风电和光伏则受到风速、阴晴等天气影响,发电能力波动剧烈。在中国的西部地区,风光资源丰富,但弃风弃光现象长期存在。北方的山东、河北和河南,是户用光伏的大省,现在很多地区出台了强制配备储能的政策,原因就在于电网对新能源的消纳能力受到了挑战。

“随着更多新能源的接入,电力系统的发端和受端将面临新的挑战。”西门子能源有限公司电网科技集团总经理王肩雷对表示:“比方说转动惯量的减少,对系统安全运行的潜在破坏,以及电能质量,谐波给电网带来的影响,对设备本身带来的影响等等。这是典型的‘两高型’电网,高的新能源输电接入,高谐波存在。”

西门子能源旗下的电网科技集团在中国有7家生产性企业,生产的产品70%满足中国国内生产需求,25%-30%出口到亚太,澳洲、南美、东欧等地。在新能源时代,中国能够对外输出的不光是光伏组件、储能设备,也可能是一个集成系统或者新能源管理模式。在这个过程中,西门子能源等跨国公司,或者协鑫集团等越来越熟悉海外业务的本土企业,是产品和新能源管理模式外溢的载体。

“中国有更多经验是值得输出的,(包括)对电网稳定的控制、移相变的使用,包括配套储能。”王肩雷表示,中国通过这十来年的发展,比如“西电东输”,水电送到华东区负荷中心,积累了很多经验。

欧洲与中国的共同之处,也在于寻求能源自主。这是中国长期以来的目标,这一议题在俄乌冲突之后的欧洲变得更加紧迫。欧洲出台了部分政策以鼓励本地化生产制造。据记者了解,国内相关企业目前也准备布局欧洲储能工厂。

最新相关

0.2元/kWh!广州某地开展储能补贴兑现!

7月16日,广东省广州黄埔区发展改革局组织开展2024年度区促进新型储能产业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(新型储能电站补贴)兑现工作。文件显示,对装机容量1兆瓦及以上的新型储能电站,自并网投运次月起按...

东方电气848kWh储能系统采购

7月15日,东方电气发布了《HT24092储能电池系统采购》询价公告,采购人为四川宏华电气有限责任公司,采购内容为HT2409磷酸铁锂电池系统1套,规格为1280Ah、665.6VDC、848kWh。